荔枝app下载你懂的高清

全本 .,最快更新极品农妃最新章节!

第三更

“所以贾宝玉才会说,女孩是水做的,嫁了人就成泥。”辛瑶远远的还听到小宝在那儿嚎,伴随着的,就是李婶和小安的怒吼声。不禁感叹了一声!

她没见过曾经的小安怎么样,不过好歹一块住了这么久,小安在没有儿子在跟前时,可真的是聪慧理性极了。明明小宝那么可爱,为什么在小安眼里跟仇人一样了。

不过再想想,小安这样好像也是吴波离开之后才这样的。一个女人要独立的带大孩子,所以压力更大,她现在是家里的严父。因为其它人都太宠爱小宝了!

“贾宝玉说的是‘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,我见了女儿,我便清爽,见了男子,便觉浊臭逼人。’”辛鲲是学者,她纠正了。她没辛瑶想的那么多,她的脑子里还都是别的思绪。

“贾宝玉是谁?”郭鹏看他们回后院,忙跟上,他也一天没见辛鲲了,他们俩好像都没好好的说过话,“这人说话好生无礼,只怕是登徒子。可不要受骗!”

“好像也真是登徒子。”辛瑶笑了,想想贾宝玉那人生。用登徒子还真不算是污辱他。

“看到没,能说这种话的,当然是登徒子。以后,看到这样的人,要告诉我,我去把他打成猪头。你也是,你看看你教了小宝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。鲲弟,你知道吗,我今天被吓死了,小宝真的被辛瑶教坏了。”郭鹏忙看向了辛鲲,他想投诉都一天了,现在才找到机会。

“你觉得他说的不对?”辛鲲侧头看着郭鹏。

“谁?”郭鹏还没转过弯了,不知道辛鲲在说啥。

“刚刚那个贾宝玉说的话,你觉得什么不对。”辛鲲想想抬头看着郭鹏。

极品美女娜娜

“是啊,大男人怎么可能天天跟女孩在一起,还说这种话,不是让身边的女孩都没了名声。”郭鹏指着辛瑶,就像长兄一样,“所以你啊,别天天在外头混了,你都要嫁人了,要懂事。”

辛鲲看着他,之前竟然不觉得郭鹏是直男癌。不过,想想,他是古人,这么想也是对的。辛瑶要成亲,朱龙考上了功名,过些日子,朱家就会来正式提亲了,辛瑶不能还活在二十一世纪,至少,这一辈子,她要像此时的人一样,好好过活。但是,她竟然还是有点生气。因为郭鹏并没有跟其它人有什么不同。

所以万一有天,他知道自己是女的了,于是,会不会觉得自己不检点。他可是亲眼看到蔡关挤到自己的床上,还有看蔡关抱过自己的。这个,纵是现代人,其实也会是心里的一根刺吧?想想又摇摇头,觉得自己想这个做什么,她就没想过让郭鹏知道!

“鲲弟,你怎么啦?”郭鹏看着辛鲲沉默的摇摇头,以为自己说错了,急忙跟她说道。

“没有,就是有点累,想到明天还要去翰林院,觉得有点无聊。”辛鲲笑了一下,恢复了正常。

“明天去见见人,以后就能跟表哥一样,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吧!”郭鹏随意的说道,反正他也觉得,辛鲲在翰林院就是浪费时间。

“是啊,他们希望我去国子监。”辛鲲点头,小宝这个事,好像只能以慢打快,敌不动,我不动。现在呢?她的当务之急是好好的在翰林院里混下去。

“很适合你,国子监很多书。到时你就能躺着看书,然后让那些蠢货帮你抄书,然后美其名曰,是在磨炼他们。”郭鹏想想都觉得很开心呢,“到时,我给你当监工,看着他们帮你抄书。”

“好啊!”辛鲲想想也笑了,“到时我就编一本《古今状元会员文集》,帮他们考试。”

“帮他们做什么,你就写书,让天下人都知道,你有多么了不起。”郭鹏摇头,他的鲲弟得做独一无二的那个人。

“是啊,不过,我的条件还没答应呢!所以,估计我得在翰林院多呆几天。”辛鲲笑了一下,淡淡的说道。

“什么条件?”辛瑶皱眉,她现在真的很喜欢这家人,她真的害怕失去。

“我要他们公开马良才案,估计他们又动摇了。”辛鲲笑了一下,公开案卷的事,她等了三天了,竟然没动静了。所以少帝是什么意思?承认自己错了,有那么困难吗?

“这能有多大的事,我明天去顺天府就是了。”马良才死了,但麦吉之前是在顺天府里关着,所以案卷自然也在那儿。

“不要,我要他们公开。”辛鲲笑了一下,看着辛瑶,“你呢,你怎么想?”

“哥,你还是天真了,指着国家赔偿也别指着国家道歉。在我们那儿,让市长道歉都挺难的。”辛瑶笑了一下,轻轻的叹息了一声,“你们说,小宝今天拿回来的东西,算是皇家给我们的赔偿吗?”

“我没让他们做公开道歉,我只是要求公开案卷。”辛鲲还是一脸的平静,“我不承认那是赔偿,又不是给辛家的。”

“唉,所以哥,你真是啊。所以你才是那个天真、有梦想的人。我不是!我只会安慰自己,那两个人已经死了。爹娘泉下有知,会长舒一口气的!”辛瑶苦笑了一下。

“哦,忘记说了马良才的家人死了。”郭鹏忙拍了一下脑袋。

“为什么?”辛鲲皱紧了眉头。

“听说是劫财,不过听说是马良才之前的仇家,知道马良才被抓之后,于是来寻仇的。我又去打听了一下,不是仇家,是那些死士的家人,马良才可是要养活他们全家的,可是马良才被人抓了,马家人不想着救马良才,结果他们收拾了家财,就想逃走。三十五家人,也得要安家费啊!所以马良才还在来京的路上,妻儿老小就全被弄死了。”

“所以,哥,别再纠结了。老话什么说的,‘人贱自有天收’。马家没人了,麦吉家也没钱了。”辛瑶轻轻的拍拍她,“好好的去国子监,反正国家给钱让你去读书,多好啊!”

辛鲲笑了,她知道辛瑶是想宽慰她,只不过,那不是正义。那只是那家人为富不仁的报应,而不是该给辛家的正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