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

05/22

茄子视频为爱而生

下午9:43 由 admin666. Filed under: 未分类
标签:

   吴雨这会儿正在屋子里写字,刚刚梦环出去做什么并没有跟她讲,这会儿梦环又回来了,她抬头一看,竟然看到了思其赶紧把笔放下。

   她抓着思其的手就哭了,“思其姐,我都好久没见你了,你也不来看我,你好讨厌啊。”

   思其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?我家里事情也多,走不开,也是今日才腾出空来,上午才来的呢,吃过午饭赶紧就来找你了,这还不对?”

   吴雨这才高兴了,笑着点头,“那挺好,你要是能一直住在我家就好了,你和梦环姐姐都陪着我,那我就每日都高高兴兴的。”

   她们在里间的榻上坐下,丫鬟去端茶水上来,思其打量了吴雨一番,皱着眉说道,“你怎么脸色这么差,梦环说你病倒了,这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又贪玩儿乱跑,出了汗也不换衣裳?”

   吴雨笑了笑,“有这个原因,还有就是先前西瓜好吃,我吃了好多,又是拿冰给冰过的,就闹肚子了,一来二去的,一直也没好,脸色都不好看了呢。”

   思其一逗她她就笑,跟以前倒是一样的,不过思其总觉得她还有心事,吴雨不愿意说,她也没有细问,一直待到了申时中,思其这才准备回去了。

   梦环送她到外面,她问道,“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你什么时候回家里去啊?是跟二哥他们一起吗?”

   梦环点了点头,“按理来说,现在就可以回去的,只是吴雨还病着呢,我陪着她她能多说说话,我要是走了,她又不愿意开口了,我就多陪她几日吧,跟二哥他们一起回家去,没几日也就回来了。”

   思其点头,“那好,我知道了,我问问你,吴雨是不是还有什么心事啊,我刚刚看出来了,可是她也不愿意跟我提,我就没问,但那丫头什么都摆在脸上,瞒不过我的。”

   思其心里倒是奇怪了,按说她才十二岁,就算是有心事,又能是什么呢?这么小的孩子,无非就是喜欢吃的玩的,吴知县和吴风都十分宠爱她,难不成她还能在这些事情上烦心了?

   一般人家的姑娘十二岁,估计能懂其他的事了,可是吴雨被家里人保护的很好,天真烂漫,你要说男女之情,她还不一定明白呢,总不能是因为这个在烦心吧?

   马卡龙少女爱吃尖角脆图片

   梦环说道,“其实我也看出来了,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,我和她每日都待在一起,只有她去见知县大人的时候我才没有跟着,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,我还问过两次,她直接就打岔说别的了,明显就是不愿意告诉我,后来我就没再问了,也不知她这病一直好好坏坏的,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系?她不肯说,咱们也没处知道去。”

   思其叹了口气,“这小丫头啊,我还真是弄不明白她了,先前那么好的性子,没想到遇上事,倒是个不愿意开口的,我先回去了,刚刚拿来的那些零嘴儿,你仔细给她吃,一次不能给太多了,她的病都还没好透呢,我怕吃多了积了食,反倒是坏事。”

   梦环点头,“我知道的,你放心吧。”

   思其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这才放心的回去呢,到了外面,林长富竟然又在那里等她了,她赶紧过去,“大伯,您怎么在这里啊,难不成刚刚您压根儿就没走?”

   林长富笑了笑,“怎么可能没走,我还回去睡了会儿觉呢,估计着你该回去了,所以就过来接你,咱们可不能大意呀,先前在府城的事给咱们都提了个醒,真就得万事小心,你爹娘不在跟前,要是出了事大伯我可没法交代,走吧,咱们回家去。”

   思其笑着点了点头,“好,去买一些吃的吧,晚上弄点好吃的,我看着二娘做饭,还学了些手艺呢,今晚正好让你们尝尝,平时在家里没机会,今日我可得露两手。”

   林长富说道,“好啊,今日我们可就等着看你的手艺了。”

   思其又说,“刚刚我问了梦环,她说过几日和二哥他们一起回家里去,吴雨病倒了,她在这里照顾她一些日子。”

   林长富听了有些着急,“吴小姐病倒了,病得重不重啊?是不是梦环没好好照顾她?这知县大人家的千金金贵着呢,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情可怎么好啊。”

   思其说道,“梦环照顾得好着呢,大伯别担心,要是梦环没上心,知县大人也不可能继续留她在府里啊。”

   他们去买了一些吃的回去,思其跟来帮忙的那刘婆子一起做饭,傍晚时分就把菜都给做好了,端到了上房,刘婆子也回去了。

   他们大家坐在一起吃饭,十分开心,今日讨论的话题可都是家里新添的小宝贝。

   子龙知道自己有妹妹了,十分高兴,恨不得现在就回家里去看呢,本来就只有几日就可以回家了,还觉得没什么呢,现在知道了这事儿,那可就按捺不住了,恨不得时间过得快一点,能马上回家。

   吃过了晚饭,思其又收拾了碗筷到灶屋里去洗,天阔跟过去帮忙了。

   子龙和天佑本来也想去帮忙的,走到门口,见他们二人在说话,天佑便拉着子龙走了,我哥好久都没见思其了,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会儿吧。

   子龙朝上房看了一眼,“要让我二哥知道你这么说,非得跟你发火不可。”

   天佑笑眯眯的,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反正我哥跟思其都已经定亲了,他还能怎么样呢?”

   思其的确是许久都没跟天阔单独说话了,先前在府城,他们走得着急,回来了之后她又一直都没来过,都感觉陌生起来了呢。

   天阔一看就不会洗碗,这时候的人认为男人下厨房是丢人的事,家里的女人也都不会让男人动手。

   他在家里的时候,这些活儿都有人干,来了这里又雇了刘婆子帮忙,当然也不会干。

   这估计还是他头一次洗碗呢,思其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都觉得好笑,这人干其他的事挺利索的,干这些杂事就笨手笨脚,这种反差萌也挺好玩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