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香蕉的app

这天晚上……

汪景阳和裴宇堂两人,深刻体会到了,什么叫生不如死……

[狗富贵:林烟,你怎么选了辅助?]

[狗富贵:你一辅助跑野区做什么?这是什么特别的策略吗?]

[狗富贵:卧槽卧槽卧槽!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!给我奶一口!我去我就在你脚边你倒是奶我一口啊!别戳那只鸟了!老子比它值钱!]

[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:爸爸!别去别去别去!回来!那是开大的凯爹,你打不过他的啊!回来啊……]

[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:嫂子!别去别去别去!回来!你才三级,你单挑不过大龙的!回来啊……]

[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:嫂子,别别别,求你了,你怎么又选蔡文姬,别选蔡文姬了!我现在看到她在我面前有点晕!]

[狗富贵:林烟!!!你丫要单身夜报复社会麻烦别拉上老子好吗!]

[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:爸爸,我不想打了啊嘤嘤嘤……]

[林发财:再来一局。]

[狗富贵:……]

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

[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……]

……

次日清晨。

林烟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卧室的床上。

她猛得睁开眼睛,第一反应是挣扎着猛得翻身坐起。

太好了!

她回到身体里了!

吓死她了,这次意识离开身体的时间似乎特别久,总算是回来了。

她中途好像昏迷过去了,这么长时间,希望那家伙这次可别做出什么!

林烟急忙起身,活动了一下身体。

还好昨天打了针,吊了水,左腿上的疼痛已经缓解了不少。

她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,确定没有异常,然后走出了屋子。

林烟刚走到客厅就看到裴宇堂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。

听到脚步声后,裴宇堂吓得惊醒过来。

“唔……嫂子……你醒了啊……”裴宇堂就好像是被人蹂躏了一晚上,顶着一个巨大的黑眼圈坐了起来,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。

下一秒,当看清眼前的人是林烟之后,裴宇堂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,惊慌失措地摆着手开口道:“嫂子!我不打了不打了!求你饶了我吧!你要是实在想上分,我花钱……我花钱给你找几个陪练好吗……求你放了我……”

林烟看着裴宇堂这副痛哭流涕的模样,一脸迷茫,“三少,你干嘛……什么陪练?给我找陪练?我自己就是做这一行的,要什么陪练?”

裴宇堂闻言,简直惊悚了:“大嫂……你逗我开心吗?你,陪练?”

林烟蹙眉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裴宇堂咽了口吐沫,神情惊悚:“不会吧……别人陪玩要钱……你陪玩……这是要命啊……昨晚那位兄弟,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爱好?”

比如,受虐倾向?

否则怎么会找大嫂做陪练?

裴宇堂原本对那个狗富贵充满了敌意和警惕,然而,在经历了这样一个晚上之后,对他已经只剩下同情。

林烟听到裴宇堂的话,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急忙掏出手机,看昨天晚上的战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