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

05/22

猫咪论坛

下午6:22 由 admin666. Filed under: 未分类
标签:

林夫人回到府上,着急忙慌的去找了林老爷,林老爷也正等着她回来呢,处理完手头的事,立马问了她。

“怎么样,她是怎么说的?”

林夫人撇了撇嘴,“还能怎么说,不就是那个意思,老爷啊,我就跟你说上门去肯定是要受气的,你偏偏不听,非得让我去,这可好了,我在那儿好话都说尽了,人家就是不点头,这买卖怕是不成了。”

林老爷敲了敲桌子,“这买卖哪是那么容易做的?你真以为咱们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不成,那可是费尽心思才挣回来的,一次不行你就再去一次,明日拿上些东西,再去找她,今日她到底是怎么说的,你仔细告诉我。”

林夫人将今日思其的意思转述了,然后才说道,“你看看吧,这意思是愿意的吗?只说现在没时间,现在都没时间,等到冬天了,那不更没时间?那正是忙的时候呢。”

林老爷沉吟片刻,“还是那个意思,明日再去,要是不成,就继续上门去,她一个小姑娘能撑得住多久?现在不愿意,不过就是气咱们先前不帮忙,那点儿事情没多久也就过去了,你要这时候去找了她一回就放弃了,那买卖就给别人做了,长久经营下去,这可是一个不小的买卖,我就不信她自己能把这买卖给经营住,那可是要不断地往里边儿投钱的。”

林夫人说道,“她现在挣了钱,还怕没银子往里边儿扔?别忘了,皇上还赏了黄金万两呢,那些银子拿出来够他们撑住几年了吧?”

林老爷哼了声,“你真以为他们愿意把自家的钱拿出来花用?那是皇上赏的,赏给他自己的,那还能拿出来白白花用了?再者,鲁县这么大,一年收那么些羊毛,废财费力,我就不信她真要把这买卖留着自己做,以后做大了,别的地方还有羊毛呢,难不成她也留着自己做?总是要找人帮忙的。”

林夫人点了点头,“那好吧,我就听你的,明日我再去找她,不管她说什么,我也受着,行了吧?”

林老爷笑了笑,“还是夫人懂事。”

林夫人想起了刚刚的事,又赶忙说道,“不过我回来的时候,周家那小娘们儿已经去了顾府,我估摸着还是为了这事儿,老爷可听到了风声?”

林老爷摇了摇头,“如今张之府那边出了事,他们知道咱们也求不到什么好处了,自然不再把我放在眼里,周家也不比咱们差什么,这时候他要想做什么,还用问我的意思?也是你看见了他夫人过去,要不然啊,这事儿咱们还得蒙在鼓里,所以我跟你说,这买卖必须拿下,不管她提什么要求都得答应才行。”

雾里看花寻诱惑

林夫人很是不服气,“这鲁县什么时候轮到他周家做主了?周顺生也算个东西?敢在咱们跟前跳脚。”

林老爷说道,“假以时日,若是这新知县当真站在他那边,你看这鲁县到底是谁说了算,咱们从前说得上话,那是仗着张知府那边的关系,因为那新知县的事,张知府也惹上了麻烦,如今没人护着咱们,就是这样的境况。”

“你要还弄不清楚,我就好好给你讲讲,我可告诉你,在外面别给我惹事,你那脾气也好好收着些,别像以前似的,看谁也看不顺眼,该说不该说的话都往外冒。”

这家里到底还是林老爷做主的,他厉声呵斥几句,林夫人就什么都不敢说了,表示自己一定会把事情办好的,然后就回去歇着了。

而在另外一边,思其还睡得香呢,这屋子里吹不着风,又没动静,盖着被子躺在炕上,别提多舒坦了。

而在外边儿,那周夫人当真就在院子里等,顾府好些个院子,但因为他们人少,住得比较集中,她坐的这个位子还能看见思其房间的窗户呢。

看着周婶儿等人在忙活,那周夫人还让自己手下的丫鬟去帮着干活儿,又跟他们聊天,声音也不太大,看样子是真的不想把思其给吵醒了。

刚刚刘婶儿放她进来的时候还想呢,要是她在院子里想故意把夫人吵醒,那就得把她赶出去才行。

谁知道她还挺知道分寸的,在顾府待了快两个时辰,都已经傍晚时分了,周好周兴也从作坊那边回来,没一会儿功夫,天阔也回来了,看到周夫人在院子里,愣了愣,刘婶儿赶忙解释了。

“周夫人是过来找夫人的,只是夫人才刚刚睡下,就一直没叫,周夫人又说愿意在院子里等,这才……”

天阔点了下头,“只怕其妹还要睡一会儿,都已经这个时候了,周夫人还是先回去吧,要有什么事明日再上府上来。”

天阔当然是舍不得叫醒思其的,这些日子跟着他到乡下去,思其又是帮着干活儿,又是到处走的,肯定累坏了,要不然也不会半下午的就一直在睡觉啊。

他说了之后,这周夫人也没有非要留在这儿,反正时辰都已经晚了,她也该回去了。

“那好,我就先回去了,明日再来拜会夫人。”

她朝着天阔施了一礼,然后带上自己的人走了,出去的时候天色都暗了一些,她的丫鬟有些不满意的说,“夫人何苦在那里等那么久呢?也没有见到人,既然那知县夫人在睡觉,夫人就该回府上去,在这里等着多辛苦呀,老爷该心疼夫人了。”

周夫人掀开帘子,等车夫开始走了才说道,“这有什么辛苦的,不过是在院子里坐着罢了,又没有为难我,又没让我在府上干活儿,知县夫人的面都没见到,更不会说出什么话来羞辱我了。”

丫鬟还是不明白,“那夫人今日在那里留着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

周夫人看了她一眼,笑了笑,“就为了等,今日我等了这么久,知县夫人并不知道,可我走后,她自然会知晓此事,等明日我再上门的时候,她必定会先见我,若是只有我一人,那当然无所谓,可若是好多人争相来见呢?”